一觉醒来,马克龙赌输了。

而且是大输特输。

法国国民议会第一轮选举,初步统计结果显示:

极右翼的国民联盟是最大赢家,拿下34.2%选票,位居第一;

泛左翼联盟的新人民阵线列第二,拿下29.1%选票;

马克龙阵营是最大输家,只有21.5%选票,位列第三。

马克龙提前议会选举,本来是一场政治豪赌,赌法国人危机意识,赌他们会与极右翼分道扬镳,哪知道一切正好相反,正好帮助极右翼提前上台。

法国是两轮选举,按照目前的投票结果,我看到,有预测说在法国议会577个席位中,极右翼将可望获得240至270个席位,泛左翼联盟可望拿下180至200个席位,而马克龙阵营,将只有60至90个席位。

要知道,马克龙阵营,现在共有245个席位。

这不是大输是什么?

这里面,还有两个关键数据。

第一个数据,选举投票率超过了65%,40多年来最高纪录。

什么意思?

法国人心思变!

第二个数据,“国民联盟”领军人物勒庞,第一轮就高票当选,得票率为58.21%。

勒庞女士气势如虹,现在是锐不可挡。

马克龙难以掩饰的沮丧,呼吁在第二轮投票中,选民应明确选择拥有民主和共和价值观的人。

什么意思?

要组建一个大联盟,不管左翼还是右翼,只要反对极右翼,你就是好同志。

泛左翼联盟领军人物梅朗雄表示,马克龙经历了“一次沉重且无可争议的失败”。

但他也表态:我们不会让极右翼上台,不要把一张选票投给国民联盟,不要让一个极右翼议员当选。

但他们已无法阻止极右翼。

甚至不排除第二轮选举,极右翼继续扩大战果,不仅仅拿下第一大党地位,甚至超过半数。

在第一轮胜选后,在支持者的欢呼中,勒庞就表示:马克龙建立起执政阵营几乎完全被洗刷掉,在第二轮选举中,法国人要给国民联盟绝对多数。

国民联盟主席巴尔代拉就表示:下周日(7月7日)举行的第二轮投票,将是法国第五共和国历史上最具决定性的投票之一。

如果拿下多数,极右翼将历史性地在法国执政;28岁的巴尔代拉就出任法国总理。环顾当今世界,毫无疑问,这将是最年轻的大国总理了。

马克龙赌输了,后果很严重。

第一,法国政治将瘫痪。

如果极右翼上台,毫无疑问,雄心勃勃的马克龙,将成为一只政治跛脚鸭。接下来的3年,将是马克龙的垃圾时间。

法国政策将急变。按照勒庞女士的说法,法国将终结大规模移民,让法国再工业化,不排除贸易保护主义更抬头,对乌克兰也不再全力支持。

如果马克龙拒绝辞职,法国将“左右共治”。但左右不可调和的矛盾,将使得法国政坛陷入无止尽的争吵。

即便最后狙击成功,极右翼不上台,但第一大党的地位,马克龙将处处受到掣肘。

马克龙就是不想受掣肘,从而提前举行选举;哪知道选举的结果,他受到更大的掣肘。

冲动是魔鬼啊!

第二,对欧美产生极大消极影响。

法国极右翼的历史性胜利,毫无疑问,将在欧洲产生重大示范效应。

即使在大洋彼岸的美国,拜登政府也紧张。

按照美国媒体的报道,马克龙宣布提前议会选举前,曾告诉了拜登,拜登刚开始还挺振奋,但随即陷入了困惑和沮丧,甚至“已提前接受了马克龙失败的结果”。

报道称,拜登团队一直还自我安慰,马克龙总统任期还有三年,而且法国总统掌管外交,因此美法关系还有望保持一定程度的稳定。

但考虑到勒庞的极右政策,拜登现在更担心,马克龙权力受限,左右共治将在欧洲造成政治混乱,意味着西方对俄政策、援助乌克兰等问题上,将发生重大分歧。

法国的变故,也让拜登不得不考虑,如果赢不了特朗普,他是否该提前走人。

第三,法国人很紧张很惶恐。

果然不出意料,第一轮选举结果出来后,欢呼的法国人在欢呼胜利,愤怒的法国人在街头闹事。

可怜,很多巴黎汽车又成了撒气对象,一些建筑更燃起熊熊大火,警察向不安分的人群投掷催泪瓦斯……

很多商家早有准备,临街的很多店铺都是大门紧锁,甚至加固了厚厚的墙板。

不得不说,还是法国人有经验!

也不得不说,一切让人难以相信,这就是奥运会举办前夕的巴黎!

7月7日,法国还要第二轮选举,更重要的结果将公布,不排除更让人震惊的事情将发生。

个人观点,不代表任何机构